新潮彩票

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 情书幸福离别

美的作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作文 > 主题作文 > 美的作文 >

看清的美好世界

时间: 2017-03-12
第一章 稻依乡

(1)

木槿走在悠远的大河边时,已经是燥热的夏天。空气中,一阵又一阵爆竹般的烟熏味,从大河的另一头弥漫过来。木槿小心翼翼地挽起轻薄的裤腿,将纤细的脚丫子伸进大河里。清凉的河水,正从她的脚趾缝里缓缓流过。

虽叫大河,可这条大河一点也不深,走在底下的石上,可真是舒服。河的另一头就是稻依乡。远远的,还 能看见几个小孩子,穿着旧蓝衫,在村头跑着。

妇女们在大河边洗衣服,洗完以后,就尽往河里走。从城市归来的亲戚,也往河里走。谁都不怕,谁都欢快。

一路上,石头上的薄薄的青苔,像一层浅绿色的薄被。

村子里,就木槿一个孩子喜欢往大河的南边跑。那儿是大城市,人们都穿着漂亮的上衣,花花绿绿的裤子。可对于除了木槿以外其他的孩子,大城市毫无兴味。

河边是刚刚进来督查的城里人,谁都不敢靠近他们。那些城里人的身上,是一股浓浓的羊味儿。据说城里人喜欢吃一种叫油的东西,慢慢的,身上也就有了那种味道。

这些人,似乎和稻依乡的人们有些关系,却有自己的世界。每天夜晚,都有黄色的灯光从屋里穿过。好像是开什么学总会,开什么督察报告。其实,白天,稻依乡的村长回到村里后。这群人就躲在屋子里吃零食,嗑瓜子,看城市里的有线电视。还 有一块像木板一样的名叫手机的东西。

稻依乡的孩子们都远远的躲开那些奇怪的人群。

木槿走在大河里,心头也是惶惶的。

头上的一群白鹭,在空中盘旋着,木槿赶紧往家跑去。

(2)

木槿的家就在稻依乡的最外头,太照耀着屋顶的茅草,闪着熠熠的光彩。

木槿有一个哥哥,叫木瓷。

木瓷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已经十三岁了。但就是一个字也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可脑子却灵活的很,学什么,都学得很快。在村子里割稻子,拔秧苗,样样都学的像模像样。只是,没有上过学,就什么也比不过其他同龄的孩子。木槿也有七岁了,今年就得到稻依乡小学去上学。可父母为了这件事担忧了好久好久,家里如果省吃省喝也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

不过两兄妹到不是很在意,每天照样在村头玩耍,嬉闹。

木瓷和木槿家里还 有一个十分疼这俩个懂事的孩子。是家里的权威,也是村子里有名的老人。谁要是敢惹上她,可真是吃不到好结果。

屋外的棚子里,是木瓷最心的老牛。那头老牛顺至极,眼神里的深邃,和慈祥胜似自己的亲人。木瓷家人从来没把它遗忘,好吃的芦根,上好的青草,都给老牛吃。木瓷家把它当作亲人,老牛也一直把木瓷一家当成亲人看待。

木瓷带着木槿跑到屋外,清早的露珠,还 在狭窄的草叶上滚动着。路边的大树后面,插着一根旗子,上面涂着红色的染料。这是城市里的人,遗留下来的。潮湿的路面上,满是水。石头小路,早已像是搭在河面的一座桥。

“哥哥,辣椒照在我们的脸上,好辣,好辣。地上有一壶泉水,好好喝,哥哥,你也来喝一口吧。”木槿蹲下子,木瓷疼地摸摸她油亮亮的小辫子。安静地蹲了下来。

柔地日光,诙谐一般的洒在木槿细嫩的脸庞,折射出无尽的暖与稚嫩。木槿顺地靠在木瓷的肩膀上,一旁的恩切地望着这两个孩子。

的目光,在木槿和木瓷的心中是稻依乡最美丽的光。

(3)

下的风景,有些朦胧。

木槿走到了大河边。

河边的苦楝树开着淡紫色的小花,像天边闪耀的星星。一的轻轻笼罩在碧绿的树冠上,它们似乎与大树融为了一体。没有界限的勾勒,色调的柔和与自然。

木槿喜欢唱歌,稻依乡的孩子都喜欢唱歌。稻依乡的民谣,可是出了名的。不论是哪一天,稻依乡都充盈着歌谣的喜悦。木槿望着远山上的菩提树,就哼起了小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歌儿:

百合开花,

香小院。

菩提开花,

开满山喽。

唱首山歌,

给菩萨。

不如唱给菩提树,

唱的娃娃哟,

菩提开满梦……

那个时候,木槿还 只有四岁。每天中午,都在给两兄妹织衣裳。而木槿和木瓷,就坐在门槛上,听着唱歌谣,听着听着,也就不知不觉的学会了。

木槿又唱起来:

上山去打猪草哟,

猪草割得快又好。

在家里织棉袄,

哥哥在山上放群羊。

妹妹打猪草,

姐姐打猪草,

比比谁呀割得快……

大河边的苦楝花,轻轻摇曳。

“小花,我唱的好听吧。嘻嘻,好久没和你聊天了,你想我了吧?爸爸说,五月份的时候,我要去稻依乡小学读书,不然就得让哥哥去。可是我不想去,又得离开你。我没有哥哥聪明,还 是让哥哥去。我要让哥哥学到更好的知识。”木槿喜欢和小草说话,和小花说话,把伤心的事,都讲给他们听 。她不敢和哥哥说,不敢和说。若是说了,要是他们以后过分的木槿,哥哥就得不到了。

木槿不希望这个没有孤独,没有伤痕的稻依乡的世界里,哥哥受委屈了。

金光闪耀着美丽的大河。夕就像掉进了河里,不一会儿,就画出了一抹漂亮的痕迹。比城里最出色的油画,还 要真。河里的夕,是那般轻盈而又有些柔软。鱼儿欢快的从不同凡响的夕之中跳跃过,划出一条优美、弯曲的弧线,金子般的光辉在空中闪现出一点,又纵然消失不见。然后,这一道美好的景象,慢慢地跌落了下去……

木槿出神地凝视着这一幕,她不禁感觉到了丝丝震撼。

忽然,一抹刺眼的橙黄的亮光,挣扎着跳进木槿的眼里。

一瞬间,木瑾又一次睁开了双眼。

可是,大河里,夕的倒影早已消失不见。天际变得昏暗,界线变得分明。

木瓷背着一大袋新鲜的嫩鱼,从远处归来。

“哥哥!”木槿激动地跑了过去。

木瓷愣住了。

然后又悄悄地笑了。

当最后的那抹还 有些生机的光彩消失时,木槿和木瓷的心,依偎的更紧了。

(4)

空气渐渐变得干燥了起来,堤坝上的杂草渐渐变得繁盛。

今年的夏天还 不算热,甚至只有秋天的度。

稻依乡的木槿花,一丛一丛地开着。

木槿和木瓷赶到木槿丛中。

木槿花散发着隐形的清香,在还 有些凉爽的清晨,勾勒出浅白色的混光。在薄荷蓝的天空的照映下,显得格外宁静。米黄色的花蕊,正面对着干练的微光。背后的光,蓦然从云层之中,照耀出来。在木槿的眼里,一朵朵,一丛丛,都是洁白的圣洁的天使。是掉落人间的童话之中的上帝。虽然,木槿从不知道这些陌生的词汇,只是城市里的人常说的。但好像这些字眼和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般配。

而在木瓷的眼里,这每一片花瓣,就是稻依乡的每一户人家。最中间的那一些花蕊,是每一家的的结晶。米黄的,就是那些最纯真的意呀。

兄妹两,就这么安静地坐着。什么事,也没有做。

他们由衷地喜欢着木槿花。

就像一个大滚轴转动一下,就撒下一片金黄。

木槿想:太顶上,有一个掌控光的孩子。每转动一下,光就会多一点,亮一点。那个孩子就会快乐翻倍,地上的人们,也会快乐的多一秒钟。

木瓷觉得,是因为这是一个感应快乐的吸尘器。只要世界上,多一个快乐的人,滚轴就会转动一下,光也会多一点,亮一点。

天空中的云朵氤氲着淡淡的甜味,像是太吃着清甜的糖玉藕。

河边的芦苇半浮在碧波荡漾的水上,暗绿的安静,暗绿的有些古色古香。飘逸的芦苇,像是神仙的魔杖。

木瓷摘下芦根,递给木槿。

木槿静静地了起来,里头鲜嫩又甘甜的汁水,沁入凉凉的牙齿。兄妹俩就这么,你一支我一支地吃了起来。

那是木槿和木瓷最幸福的时刻。

第二章 凤仙花

(1)

夏日的暖风,无拘无束地吹在稻依乡的麦田上。

孩子们像发了疯似的,奔跑在安静的旷野中。虽然,这个夏季过得特别快,稻依乡小学就要开学了,但他们似乎丝毫不在乎。

急的大人们早就开始盘算下个学期的学费了。学校零零散散的费用其实加起来并不多,但对稻依乡的人们来说,这数目可不是随口说说的。书本、餐点、教学等方面都是大人们最心急如焚的几点。稻依乡近年来麦子和稻谷的收成非常不好,每个人的裤腰带都更紧了,旧外套看起来都变得大了起来。即使卖掉家里所有的家禽,加起来的钱也是不够的。

如果不够下个学期的所有费用,孩子所可能有的选择只有辍学,或者到城市里贩卖商品赚钱。

稻依乡小学的校长不是那种柔而宽厚的,稻依乡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横蛮无理的城市人。只是为了多赚几个铜子儿,欺骗稻依乡忠厚的农民。在学费上,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的。

曾经人向村长反映过,只是,村长热心肠。和城里人较量,是不能给一般的见识。后来,此时就再也没了答复。

木槿家里,一派奇异的气氛。坐在破旧的长凳子上:“家里的椅子也该换啦,中间那条裂缝真是扎人。对了,等到木槿和木瓷回来了以后,得跟他们说说,这俩孩子不上学可不行。稻依乡小学就要开学了,再不学费,就晚了。要是两个孩子不识字,被别人骗走了,可完了。”

木桌的另一头,是木槿的爸爸。他还 是那么着根烟,勾起双腿:“这长凳,也别换了。这省下来的钱,给孩子上学。哎,这两个孩子也真是懂事,咱家清贫,可他们不像人家大麦和小麦,经常嫌这嫌那,这俩孩子的命,咋这样呀。”

破门嘎吱一声响了,木槿和木瓷回到家里了。

“爸,这有啥的。你看,我和哥哥不还 生活的很幸福呀。有些时候,不能那么忧虑,珍惜当下,不也挺好的。其实呀,我觉得我眼里的世界,不像你们所说的那样。那个世界,是快乐的。有哥哥,有爸爸,有还 有老牛。这不是有那么多亲人,得到那么多的,不也很富足。不要把穷当作理由,穷人照样可以生活得灿烂。”木槿倚在木瓷的肩上。

“哟,这孩子,什么时候那么振振有词了。和你们说个正经事,稻依乡小学就要开学了,家里呀不出多少费用,就只有一个位置,你两讨论讨论。”扇着蒲扇,亲切地望着两个孩子。

木瓷的眼里掠过一丝希望,却又渐渐微弱。他虽然很想去上学,但妹妹还 小,怎么到山坡上放牛。木瓷坚定地指着木槿。

“不,我不去,我不去,哥哥去。”木槿着急地跺跺脚。

木瓷的手指仍然摆在炎热的空气中,坚定地指着木槿。

“那……”

“不,哥哥去,哥哥去,我不去。”

“好啦好啦,都不去,都不去。也舍不得你们呀。这事明天再说吧。”从简陋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夜空中,那轮散发着米黄色光的月亮,乖巧地枕在墨蓝色的天空。

那个夜,真是惬意。

爸爸的脑海里,只有木槿的那句话:穷人照样可以生活得灿烂。

着泪光的双眼里,是一个模糊而美好的世界。

(2)

清早,木槿就出去了。

她实在放不下心来,虽然她也想上学,可更需要上学的,是哥哥。但似乎并不赞成,从有些吃惊而遗憾的目光中,是可以看出来的。

木槿实在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可以预料到一切前所未知的东西。村子里的大人个个都知道,木家虽然在村子里排不上什么地位,但这两个孩子可是聪慧又乖巧。谁见了,都会夸上几句:“这两个孩子可真是绝顶聪颖,说不定长大能当什么法学家、经济学家。”

木槿听不懂什么是法学家,什么又是经济学家。只知道,这是两个很厉害的词语。偶尔,会有些骄傲。但这都无妨,他们确实是聪敏。

木槿家和大麦家可真是一对反义词。

大麦家是稻依乡最有钱的一家子,家住砖瓦房,屋顶涂红油漆。吃的都是什么洋牛肉,肋排汤。这些,是从城市里运来的。可大麦和小麦两姐妹,真的是令村里人失望。

大麦今年十三岁,还 在稻依乡小学读二年级。每一次考试,都是班级里的最后一名,留级留了四次。小麦,这名字听起来富有诗意,却比她姐姐的成绩只好了一点。虽然已经顺利上了四年级,却始终成绩排位在班里的倒数。

村长也知道,这两家的怨恨不是一般的深。

木槿就坐在芦苇丛旁,凝望着眼前有些奇妙的一切。

夏日的大河里,游动着一群金红色的大鲤鱼。煦的光,斜斜地射在木槿噙着泪水的脸庞,泛起一阵无形的涟漪。她的眼里,是一点光明,一点微弱的震撼。她的眼里,这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拥有着奇幻般的色彩。

大鲤鱼化成一道银白色的光亮,飞向了深远的天空。大河粼粼的细密的波纹,是一条又一条束缚在一起的金色丝带。光不再如此明亮,但那阵光,真的很好看,变得如斯柔,融入了那晶蓝的银河。柔软的白云环绕着一条清澈而甘甜的小河,银白色的光亮在河面上闪动着,像母女两依偎在一起似的紧靠着。芦苇荡不再浓密,而翠绿。变得蓝了些,纤细了些,快活的像小鱼似的漂浮在河面上。

木槿的眼睛,似乎明亮了许多,清净了许多。她所感知到的世界,原本是枯燥的,但改变的是她那颗单纯而光的心。

木槿并不知道,但她却感觉心里的那束光,将要从某个出口缓缓溢出。穷人的世界,不是传说中的那样无助,那样苦涩,它也可以变得充盈着美好和幻想。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木槿的耳畔。

“哥,你怎么来了?”

木瓷平静地望着木槿,急促地喘着气。似乎是奔跑之后的讯号,老牛在一旁踢踏着,吃着地上有些干枯的青草。

“家里是有什么事?”

木瓷点了点头,伸出了双手,比划了几下。

“上学啊,哥,你去吧。待会儿就那么和说。”

木瓷摇了摇头,麻木地看着一切。是的,他很想上学。他很想在别人面前写上几个字,做几道题。如果他学会了认字以后,便能写给木槿一首诗,给爸爸写一篇小说,给写一封感谢信。

木瓷牵着漫不经心的老牛,木槿坐在牛背上。

远处阑珊的灯火,早已散发着幽静的微光。木槿微笑着,原来幻想是可以维持那么久,那么久的。

(3)

窗外的芦苇荡,揽着空灵的月亮。一片隐形的风,夹杂着少许淡淡的清香。木槿家的屋子,是有些舒爽而清新的。

“木瓷,木槿快过来,校长上门来了,说是两个孩子都那么聪明,必须有一个得上学。我知道你俩懂事,那这实在不能等了。稻依乡小学,就要开学了。我想,要不稻草吧。”着木槿和木瓷绯红的脸颊。

稻草是稻依乡的孩子最玩的游戏。从田野里捡几根稻草,一根里面放红芍,一根里面放青草。到里面放红芍的,今天就运气。

木瓷在长凳底下拿起两根准备好的稻草,放进一个空罐子里。

到红芍的,就得去上学,谁都不赖皮。木槿先吧。”

木槿走上前,掏出了一根稻草,剩下的一根就给木瓷。木槿第一次看到木瓷的眼睛,是那样明亮,没有愧疚。那双含着即将流出的微笑的双眼,散发出的光,是柔软的,徘徊在木槿瘦小的脸上。

热的稻草在木槿的手心里就那么躺着,洋溢着阵阵馨的田野味儿。浑浊而使之朦胧的双眼,挣扎着不敢睁开来。月光还 是依然恬静,只是木槿她忽然感到厌倦了那束光。手心上的汗珠,透过指尖,沁出。

“木槿,把手张开看看。”

可是,木槿仍旧紧紧地攥着。似乎是百般留恋,却又只是孩童一般的任。木槿使劲地别过头去,芦花刚好从糊着薄纸的窗户外边飞来,搭在她的领口上。虽然倦意仍起,却是如此暖。木瓷硬生生地掰开了她的手,那根放着红芍的稻草,躺在她玲珑的手掌上。木瓷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她呆滞地望着木瓷的脸庞。忽然一把抓紧木瓷的肩膀,声嘶力竭地哭着。

她从来没有那样放纵,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感动。

木瓷静静地望着她,笑了。他似乎是如愿以偿,等待着顺其自然的结果。

木槿跑回卧室,月光恰好打在她潮湿的头。

又是一个无法安然入眠的夜晚。

木槿不想再看到什么。

她第一次如此嚎啕大哭,第一次变得有些极端。

她忽然浑身充满了负能量,却又渐渐被穿梭在夜空中的萤火虫,所淡忘。

木槿静静地望着穷人的天空,躺在穷人的上:这些才是真的,才是我所拥有的世界。可是,我有哥哥,一个我宽容我的哥哥。因为有的富足,是不是才使我和别的穷人不一样。

(4)

又是新的一天。

木瓷紧紧牵着木槿的手,跑向狭窄的河道边。

那儿有一条蜿蜒着向前开满了凤仙花的小巷。

稻依乡小学就要开学了,木槿不能像从前那样陪伴着木瓷,和他一同嬉戏。木瓷有些舍不得,也便分外珍惜那段相依的时光。

稻依乡的凤仙花是独有的,花瓣比别处的更加细腻,花蕊比别处的更加柔软。紫色的一朵一朵,开得快活。

凤仙花正面对着向,似一条轻盈的光环洒落在天使纯净的肩膀。这儿,正能看到大河的东面。河水仍是那般宁静,偶有几条鲤鱼在水上跳跃。或许,凤仙花眼里的世界,只有宁静和关怀。鲤鱼在大河里游着,它看见了;太洒落在它的手掌,它看见了,除此之外它并没有看见什么。木槿想着,其实凤仙花比自己还 要可怜。它无法移动,无法看见更广阔的世界

就这么随欲的想着,她的心似乎宽敞了许多。

木瓷轻轻摘下了好几片花瓣,每一片花瓣似乎向往着更广阔的天空,向往着美妙的世界。它们静静挣扎,想从木瓷的手中滑落,像飞机翱翔过空中那样,飞落在一个神秘的岛屿。只是力量还 是过于微弱,一下子就好像没了呼吸,沉重了。

木瓷用插在泥地里的小树枝,小心翼翼地敲碎。呈现出来的,只是一堆乱成一的紫色的泥。可散发出来的那阵美好的馨香,却阻挡不了木槿随心一同前行的步伐。

她侧蹲在一旁,凝视着。

木瓷用手沾了一点凤仙花敲成的泥,紫色的一粘在手上。顺着柔的光,那泥还 伴着新鲜的甘露味儿。

木瓷握住木槿还 热乎的双手,将它涂在木槿的每一个指甲上。两双手就那么紧紧地牵在了一起,就像的丝线,两个人的距离一点一点靠近。指甲上似乎有一条经历着岁月的创可贴,虽然裂纹重重,但是永远都可以将对方贴的那么紧,那么紧。

木槿想:为什么要长大,要是以后哥哥不能带着我出来玩了,那就不好了。

木瓷和木槿有一种神奇的感觉,无论对方想做什么,当即便会感知到。

木槿搂在木瓷的怀里,胸口有一阵伤心想要倾诉,却始终说不出口。“哥哥,你看我的手指变得好漂亮,你以后要也要经常陪我一起到这儿来,我要给你也涂上。”木槿意外地瞥见了自己的指甲,像城市里的人们那样靓丽。

缕缕炊烟在远处升起,该回家了。

木槿靠在木瓷的肩上,走在沿河的小道旁。

前出的野风车,旋转着。七彩的颜色,在空中划过许多重叠在一起的圆。那是被重叠的幸福,木槿想。木瓷却觉得,那是时间的刻盘,快乐一秒钟就画出一道来,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野风车。不过,它藏在每一个人的眼睛里。

清风拂过芦苇荡,芦花飘起,四溢在半空中。

那阵永远都不变的亲切感,依旧存在。

木槿挣脱开木瓷,向家奔去。

第三章 小棉袄

(1)

夏天就要过去,秋天即将纷至沓来。

稻依乡小学已经开学了,每天放学回家,木槿就坐在牛背上,木瓷牵着牛。翻过小山坡,越过一条大河。虽然只有一年级,但每天回到家就已经快吃饭了,加之木槿十分用功,每天的功课都要做到深夜。

家里实在是买不起什么灯,蜡烛的灯火过了很短一小段时间又会熄灭。木槿为了节省几根蜡烛,都尽量很快把作业写完。

学校里的老师很喜欢木槿,每一次考试都是班里第一名。校长好几次都说了:“咱们学校啊,要是全部的孩子都像木槿那样,那就不得了了。”上课时,老师会让木槿为大家朗诵诗文。木槿的嗓音很微弱,甜美却清澈。读唐诗,就像月下酌酒,充盈着孤独的美;读宋词,就像渡桥的少女,声音脆弱的令人怜悯;读元曲,就像听自然的歌唱,朗朗上口,又不失韵味;读明清,绘声绘色,透露着丰满的情感。

木槿从来就没有觉得上学很枯燥,她眼里的学校,是很暖,很快乐的。下课了,到校园稀疏的篱笆旁,看一朵朵从城里来的蒲公英。这些花比芦花个头大,却比它更柔软。仔细地看,还 可以看到似条一样细长的白色纹理。

那些蒲公英一吹,就会松散开来。飘逸着,飞向稻田的那一边。或许,耕地的老农还 在围着这些像雪花一样的东西,跳着舞呢。

学校的角落里,有一棵大树。大树底下,时常有孩子去那儿看书。这是稻依乡小学出名的自然阅读处。的孩子,都会到那儿去逛逛。木槿也去过好几次,枝头的叶子掉下来,就会夹进书本里。秋天下雨的时候,孩子们踩着落叶,伴着雨声。学校里,顿时流淌过一段优美的自然旋律。

黑鱼领着一群孩子,爬上教学楼旁的一个梯子,然后绕到一个红屋顶的上面。偶尔,几只麻雀飞到屋顶上。黑鱼就会脱掉外套,盖在麻雀的头上。

小凳子和玉藕跳到草垛上那儿可以看见外面的稻穗,一股麦香味从远处传来。中午,还 有青灰色的炊烟升起,像入了仙境。熟悉的味道,惹得孩子们流了口水。

霜璃、黑瓦和几个城里来的孩子斯文地坐在旗杆底下,谈笑风生。他们聊着稻依乡新来的凤其姐姐,有时候还 唱会儿民谣:

稻田飞过一群鸟,

七只五只排成队。

那边的山呀是我的家,

这边的山呀是你的家。

下山我回家,

下山鸟回家。

只有你坐草垛上,

看看天呀,看看地。

姐姐就是一朵花,

买根红绳扎头发……

燕湾湾躲在树的后面,用削笔刀刻着木头。有时候是黑瓦家的老牛,有时候是霜璃家的野鸭,还 有的时候是九九家的小鸡。木槿和一大群女孩子就坐在旁边看着,看得燕湾湾红了脸。

木槿的每一天都快活着呢。

(2)

夜晚的星辰,早已影出淡淡的轮廓。

木槿牵着木瓷的手,走向后屋的树林。

浓密的草木耷拉着,隐蔽处是一个湖。

月亮才刚刚幻出朦胧的鹅黄色的光亮,湖面上却满是一片圣洁的光芒。月亮就紧挨着深蓝色的湖,柔美的勾勒出一条自然的渐变丝带。

湖旁,有一座用旧木板搭成的眺望台。在风中摇摇晃晃地摇动着,倾斜的木板上,盖满了金黄的稻草。木槿先哆哆嗦嗦地爬了上去,双脚勾住旁边的一块圆木板,月亮正好斜射在她的脸庞。深处,似乎有一条蜿蜒的浅蓝色的小路。上面星星点点的,像飞满萤火虫的孤独小径。月亮的身旁,仿佛下起了成片成片的小雪花。

木瓷站在底下的一块木板上,他似乎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木槿幸福的侧脸。但他又好像很满足,望着天上的月亮,再看看木槿的小脸。

芦苇荡挨着眺望台,芦花在空中慢慢飘着。从远处看,真像下起了雪。月亮越升越高,天空也就蓝的单纯了许多。云朵一层一层的,像是海上的潮水。云朵的轮廓,是海面上的波纹。

“哥哥,你看,水上……水上是一……一片银白色的旷野。模模糊糊的,就像我们小时候稻依乡的草地。月亮好大好大的,然后还 有萤火虫,瓢虫在空中飞。”木槿激动地爬上塔顶,像一只猴子似的蹲在上面。

木瓷指着天空上的云彩,红红的脸上,挂满了久违的笑容。凉意慢慢蔓延到了眺望台,他感觉到爷爷的存在。木槿从来没有见过爷爷,木瓷也只有朦胧的映像。

在木瓷三岁的时候,稻依乡发生了一场大火。人们四处逃窜在茫茫的火海里,烟味弥漫进每一个老人的记忆里。

那时,木瓷确实还 小。爸爸带上一点东西,往屋外跑。大火渐渐烧到木瓷家的屋子时,爷爷刚好往屋子里拿拐杖。抱着木瓷,穿过旷野。屋里只有爷爷,和几只家禽。后来,爷爷也就再也没有出来过。爷爷的身体,变成了灰尘。似乎是火太大了,连遗体都消失不见。

木瓷只记住了一句话:爷爷死了以后,是一朵云,就飘在天上呢。

月亮渐渐暗淡了下来,云也渐渐密了起来。光影渐渐变淡,只有芦花,仍然在空中飘荡。

“该回家了。”木槿打了个哈欠。

木槿和木瓷穿过树林,回到了家。

夜深了,木瓷还 在怀念着爷爷。

他不愿意熟睡,这样,爷爷的样子,似乎也是不会忘了。

(3)

木槿上完了一个学期的功课,家中的收成也变得略有些起色了。但要凑齐下个学期的费用,还 是不够。

每天都到城里去卖织好的棉袄,这些料子都是从上好的店家那里要来的。冬天已经到了,孩子们的寒假已经开始。当然,买棉袄的城市人,也就多了

清晨,太还 有些浅色的光亮。

早就准备背着箩筐到城里面去卖棉袄。

木瓷也起了:,还 是我去吧。大冬天的,哪方便啊。

“木瓷啊,好好享受会儿吧。马上就会回来的,不会出事的,知道木瓷懂事。”

可木瓷一把抓住两个篮筐,跑出家门了。

“哟,这不是木槿的大哑巴哥哥木瓷吗。去哪儿啊?”黑鱼刚好从村头赶鸭回来,嘴里嚼着芦根,溢出来的汁水溅到木瓷干净的脸上。黑鱼一把抢过篮筐瞅了瞅,跑了起来。

木瓷就在后面追着,寒冷的大风,利剑一般地刮在他空空荡荡的脖子上。黑鱼灵敏地跳上霜璃家的牛棚上,对着地上无可奈何地木瓷哈哈大笑。谁知,木瓷从一旁的梯子上爬了上来,夺过篮子就往下跑。“嗖”的一声,稳稳站在了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有黑鱼坐在牛棚上,犀利的目光,顺着木瓷远行的背影。

城里的集市上,人稀少得很。

不一会儿,天空便落下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雪白的雪白的,落在木瓷的肩膀上,凉意沁入身上那件织的小棉袄上。

木瓷找了一块还 算暖的地方歇了下来,身后的砖房里,传来野鸭的香味儿。他靠在一块木板前,却并有人从篮子前路过。

两个篮筐的上面,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嘿,在卖什么呢?今天估计没什么生意了,人家的店都关门了,我劝你还 是回去吧。”一个穿着黑衣服的高个子先生,漫不经心地朝木瓷这里望去。

木瓷比划着,示意先生买一件。他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人,原来的闹市,变得那么冷清。

“你不会说话?”

木瓷点点头。

“看起来还 挺可怜的。你是从稻依乡来的吧,那里的棉袄都还 不错,我买下一筐吧。多给你点,你好给家人用用。”

木瓷坚定地退了回去:不能收,我只收一筐棉袄的钱。

“这孩子,你趁早回去吧,祝你卖个好价钱。”

先生走了以后,只剩下木瓷和一筐的棉袄。框子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冰霜。

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大冬天到闹市上来。

只有稀疏的几个人,路过这儿。

“请问这些酱货多少钱?”穿着厚重的大衣的男人凑过来瞧了一瞧。

木瓷:这不是酱货,是棉袄。

男人从冰冷的冰霜里掏出一件棉袄,结了茧的手,细细地摸了摸。

“这棉袄质量真的不错,是从稻依乡来的吧,一筐我全要啦。”

木瓷吃力地接过钱,从雪地上站了起来。冻僵的手像发动机似的抖动着,一轮冰冷的太,冷漠地挂在天空。

回到了家,已是夜晚。

屋里还 是那样寒冷,坐在蜡烛旁织着衣。

虽然寒冷,却有一种暖,在闪烁。

(4)

木槿坐在木桌边上,写着日记。

冬日的光,似乎被过滤了,不再耀眼,变得朦胧了。

素白的纸上,流动过铅笔灰色的痕迹。

这是一首诗,不短也不长的诗:

我眼里的世界

在我的眼里,

穷人是快乐的,

像无忧无虑的小鸟。

云朵是会说话的,

就像在童话里那样。

稻草人是幸福的,

它可以看到最亮的太

萤火虫是小灵,

在黑夜里闪着淡黄色的光。

我眼里的世界,

永远也长不大,

天上永远都挂着太

谁都可以是弯弯的月亮,

谁都可以是丛林里的湖。

不过,

想要进入我眼里的世界,

你要有一颗光,

能倾听幻想的心。

别出声,

我眼里的世界,

又有新的故事啦。

木槿从来没有写过诗,但写完了以后,心里总是有一种暖的感觉。她又好想写,好想写。她从未如此痴迷地做一件事,写一篇作文。她继续写了一段:

青色的石头,

飞越了天空,

它要奔向彩虹。

红色的凤仙花,

面朝着月亮,

却一下子落进了大海。

小小的我,

坐在树底下,

立即变成了一颗浆果。

木槿的眼睛似乎是开阔了起来,明亮了许多。澄澈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睿智的光亮。脸上泛起了厚实的光泽,瘦削的身子,便显得活泼了起来。

她跑回大河边,像清澄的水里望去。

“这还 是我吗?尤其是眼睛,怎么那么亮,那么亮。我眼里的世界,是变得不一样了吗?”

木槿伸出手,冰凉的水,冲刷着。

仰望天空,云确实在说话,还 会笑。木槿惊奇地看着这一切,震惊到了,激动地向家跑去。

木槿再也悲伤不起来了,她的眼睛给予了充沛的快乐。她眼里的世界,光都激起了幸福的花火。

第四章 小木船

(1)

芦苇荡旁的一根竹竿上,用一条细绳子牵着一条小木船。

木槿刚好走过这里。

这条小船,好像是从城市里飘过来的。致的纹理,苍茫却内敛的颜色。木槿轻轻地一翻,便爬上了小木船里。

大麦从远处走过来,拿着一个沉甸甸的水桶。

“哟,那不是好学生木槿吗。哼,上次就是因为你,我才被林老师撕卷子的。”大麦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不是……”木槿连忙摆手。

“你还 说不是,真是个无厘头的人。”大麦仍旧是那张傲气的脸。不屑的目光,在木槿的身上徘徊。

大麦解开牵着小木船的细绳子,木船摇摇晃晃地漂了起来。木槿害怕地死死抓住一旁的芦苇,手指不断抖动着。可大麦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大河里只剩下木槿和一条小木船。

小木船已经准备漂的更远了,要是不松手,就会滑到水里去的。木槿缓缓松开了双手,但她并不担忧什么,她渴望漂到一个地方去。或许,她的眼睛,能指引方向。她愈加信任自己眼里的世界,愈加变得快活。小木船就随欲地漂呀漂呀。

木槿睡着了。梦里,小木船漂向一个陌生的城市。云朵掉在地上,太掉在地上。人们,却生活在天空上。银河是大海,鱼儿在银河里游着。这个生活有些颠倒的城市,却很快乐。

小木船不知漂了多久,天色渐渐沉了下去。云层密集在了一块儿,然后消失了。木槿睁开模糊的双眼,已经不在稻依乡了。这是河对岸的城市。

眼前的世界,被一丛浓密的芦苇荡挡住了。芦苇荡的后面,还 能看见一个小女孩落寞的背影。木槿一脚踩住船,将船稳定起来,爬上了旁边的一块木板。

木槿清晰地看见,小女孩在哭。

“你为什么哭呀?”木槿柔地拍拍她的肩膀。

“我害怕……要是我考试考不好,爸爸就要……收掉……收掉我的所有漫画……书。”

木槿什么也不知道,她不明白。她只知道小女孩很伤心,因为她爸爸做了一件,她非常憎恨的事。

“请问,这里是哪儿呀?”木槿不想惹恼小女孩。

“是南城呀,”女孩好奇着睁大她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打量着木槿:“你是稻依乡来的吗?”

“是的。”

“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可能不行,我要睡在船上,因为我在这里不认识一个人。”

“那我陪你睡吧。”

“你不回家?”

“我不想回家,”女孩怯生生地说。

小木船已经漂走了。

木槿只得睡在芦苇丛底下。

“你眼里的世界,是怎样的呀?”木槿问道。

“恐怖,黑暗,森森的。而且十分枯燥,连点情感也没有。”女孩躺在芦苇丛下呆滞地看着。

木槿不明白,城市里的人眼里的世界本应该更加幸福、美好的呀。木槿困惑极了,但疲惫的双眼,还 是让她沉沉睡过去。

(2)

清晨的风,吹过芦苇荡。

木槿被冻醒了,一滴雨正好打在她潮湿的头发上。小女孩也醒了,她似乎睡得很香,虽然空气是那么的寒冷。

“今天你还 回去吗?”木槿轻声问道,实在是太冷了,冻僵了的嘴唇几乎都说不出话来。

“不,我不会回去。我永远都不能原谅我的爸爸这些所作所为。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女孩坚定地摇了摇头,生硬的眼里,暗无光泽。

“去哪儿?”木槿反问道。

“陪我去就是了。”女孩的语气还 是那样坚硬,眼里似乎是一片浑浊。于是,木槿便和女孩走上了陌生的小路。

木槿看到了一些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东西。

路旁是一家面包店,崭新的柜台上摆着几个圆不溜秋的东西。在黄色的灯光下,闪着油油的光泽。

“那是什么?”木槿好奇地眨巴着眼睛。

“这东西叫面包,你没见过?”

“没见过。”木槿伸出手,摸了摸。面包很柔软,看起来很好吃。充盈着厚实的薄皮一般的东西,真的很漂亮。木槿拿了起来,咬了一口。

“别吃,不然会被老板骂的。”女孩紧紧抓住木槿的手,但木槿用力地挣脱开来。

“哪里来的野孩子,敢偷吃面包,要吃就得拿钱。”一个浑身黑衣服的男人,粗鲁地骂了几句。

“叔叔,我饿了,能个我分几个吗?”木槿可怜巴巴地望着男人。

“滚开,快赔我面包。”男人冷酷的目光,直直射向木槿。路旁的人们,麻木地看着一切,谁也没有解释。

“快跑!”女孩大声喊道。

两个孩子奋力向前跑去,木槿嘴里的甜味仍在荡漾。

“为什么,难道吃个面包还 需要付出代价,可是稻依乡从不需要呀。为什么,城市不应该有更多真善美吗?这是田老师说的呀。可难道,我眼里的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吗?”这是从写完那首诗后,木槿第一次怀疑自己眼里的世界是如此黑暗。她很怀念稻依乡芦苇荡美好的香味。

木槿跑了,可女孩就像一块橡皮糖一样跟了上去。

一阵玻璃敲碎的声音,传入木槿的耳边。然后便是吵架声。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作业本给撕了,为什么?”

“凭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我每天都给你做饭,教你做题,你每次都把作业写得乱糟糟的。每次老师都会来找我,我已经够烦了。你知道吗?我的同事,他们每天都快乐地回家。只有我,一想到家就烦。为什么,为什么上帝对我是如此不公平。那些励志的书怎么可能熏陶到我,我眼里的世界怎么可能美好、快乐?”

“那还 不是你自身的原因,我每天看着别人的柔地叫着他们。而我呢,只有面对你的爆情绪,一忍再忍。我也想做个好孩子,可是你这么做,我怎么容忍的了?”

女人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木槿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是,高高的房顶上出现一个身影,那身影移动了一下。

木槿没有注意,楼上的住户全都下来了。路人、店老板全都围在木槿和女孩身后。

人们先是无奈地看着,无动于衷。忽然一个声音起来了:“别冲动,别冲动,和孩子没什么好别扭的!我想你能得到孩子的富足,是你的荣幸!”

可女人似乎没有任何想回去的动作,她迟钝地手,眼里还 能清晰地看出,愤怒的火焰在闪烁。

女人跳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恶心的血腥味,冲向木槿的鼻子里。木槿赶紧扭过头去,不愿看到这一幕。人们呆呆地望着一切,谁都不敢上前。就连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也木讷了。

女孩拉着木槿往外跑。她似乎还 想要带着木槿去什么地方,但木槿拒绝了。她不愿意让自己眼里的世界,变得更加森森的。

木槿回到了小木船上,解开绳子。

她不想再看一眼世界,她眼里的世界实在是黑暗。美好的心灵,蓦然变得枯燥。

木槿想睡一觉,也许,在梦里才能找到原来的那份快乐。

(3)

木槿和小木船一直飘着,远处,好像已是稻依乡的村口。

孩子们穿着棉袄,坐在石头上。

木槿伸出双手,尽让河水冲刷她的手。娟细的河水,像是婉的双手。木槿并没有感觉到河水有多大的力量,但是眼里的世界又变得明亮起来。她好久没有感觉到那样的快活了。

是的,她眼里的世界并没有变。是城市里人们的束缚和悲观,阻挡了她原本光而暖的心。有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就因为有太多的规矩所拘谨,有太多的惦念感到寂寞,而何尝又不是这样?

木槿微笑着看看明朗的天空,这世界真的很美好啊!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寻春的美》

深度阅读